首页 > 生态 >

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两委主任的“政绩观”

发布时间:2020-06-28 10:21:01来源:
2020年6月24日,记者在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所属的投诉协调局采访时获得一条重要线索:由两位台湾籍人士投入技术和引入资金的总价值3.5亿元的现代农业产业项目,因其所在地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两委主任的"政绩观"而"胎死腹中"!其间发生的各种匪夷所思的事件让记者无比诧异:这难道就是一个历史上曾创造无数辉煌的文明小康村现任两委主任的"政绩观"?

2018年2月,作为山西省阳城县"2018十大重点工程"的澳洲淡水小龙虾育苗基地落户该县润城镇上伏村。项目有三位联合创始人,即首席技术专家吴国正(台湾籍),刘芷佑(台湾籍),尔东升;运营公司为山西悦尔东方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尔东方"),项目占地68亩,总投资3.5亿元人民币;其中中联盟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资方(以下简称"中联盟")占股51%,上伏村以土地资产占股4%(成立公司时由村两委主任王军川代持)。记者了解到,作为技术支持和资本引入方,悦尔东方与上伏村约定:该村68亩土地作价占公司4%股份(因项目总投资3.5亿元,这部分土地资产股权作价约1300多万元)是资本引入之前提,控股股东中联盟待该地块资产正式并入公司后第一期投入2.5亿元人民币(有投资协议为证)。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造福当地的重大项目,因村两委主任王军川所谓的"政绩观"给悦尔东方的三位创始人造成了近千万元损失。

图为2020年6月24日,记者在国台办投诉协调局采访中从两位台籍人士手中获得的相关申诉材料

上伏村两委主任政绩观一:千般许诺想方设法让悦尔东方接手项目,待其投入大量资金建设项目时却百般推诿拒不履行承诺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2018年7月,由于项目原运营公司阳城县宏华绿业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宏华绿业)要退出该项目,为不使项目流产,上伏村两委主任王军川代表悦尔东方出面和宏华绿业协调,信誓旦旦表示村里土地入股没有丝毫问题,只要悦尔东方承接该项目就能确保土地手续到位!期间,王军川本人当月就以股东身份(土地资产占股4%)和三位创始人共同成立了山西悦尔东方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工商登记可查)。

图为2018年8月,上伏村与悦尔东方共同签署的招商引资协议,其中对上伏村所承担的办理相关土地手续等义务进行了明确约定

当时转让协议约定,悦尔东方分两笔向宏华绿业支付转让款200万元人民币,在时任润城镇党委书记范常胜等领导的协调下,许诺第一笔转让费50万元人民币由上伏村垫付(有当事人录音为证),王军川本人同时承诺当年10月之前(有人证和当事人录音为证)就可落实土地手续,正式作价进入悦尔东方。出于对当地负责人的充分信任,悦尔东方随即和宏华绿业签订了项目转让协议。非但如此,按王军川的要求,为了配合其所谓的"说服村民支持项目",悦尔东方还向村里支付项目保证金20万元(至今没有退还)。

图为2018年8月5日,在王军川个人代表村土地入股共同成立悦尔东方不到一个月,其就以上伏村村民委员会的名义承诺土地手续正在办理,发出通知催促悦尔东方尽快投入建设

然而,噩梦就此开始!记者了解到,随后虽经悦尔东方多次催促,但王军川迟迟不履行承诺(相关申请材料悦尔东方已经两次以书面形式向县政府汇报),并通过下通知、找上级领导施压等各种手段强行逼迫悦尔东方垫资进行"三通一平"工程以及项目勘探、设计、进场施工(此时由于土地手续没有到位,整个项目没有"四证",不能达到进场施工的基本要求)等。

上伏村两委主任政绩观二:依托项目哄抬施工材料价格,采取强逼悦尔东方出资完成土地手续等方式达成"既成事实"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抱着对王军川所承诺的土地资产进入公司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本着对上伏村支持项目的乡亲父老们那份感情之眷恋,两位台湾同胞在继续相信上伏村两委主任王军川承诺于2018年10月前可以落实土地手续的前提下,为了维护项目落地建设大局,悦尔东方三位创始人忍辱负重自行垫资677.95万元人民币继续推进项目。

然而,在这期间发生的一幕幕不可理喻的事件让悦尔东方三位创始人彻底认清了王军川的嘴脸:根据县有关部门编制的工程预算,项目工地每方土的价格为3元,可王军川直接涨到了16元。记者采访中得知,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在三通一平工程中,上伏村承诺的工地拆迁由其负责等事项全部没有落实,在时任润城镇镇长张国平的多次强硬协调下仍旧未果。两位台湾同胞所住宿舍被换锁封门、多名村民闹事不让施工等事件频繁发生……

一次次沉痛的打击让两位台湾籍人士痛心疾首、欲哭无泪!也正基于此,悦尔东方对王军川本人及其所代表的上伏村彻底失去了信任!适逢2018年11月县里领导考察项目,悦尔东方另一位创始人尔东升在现场向阳城县县长史小林详细汇报了项目投资款无法到位的真实原因,史县长当场责令上伏村村委会主任王军川履行承诺,按照土地入股约定确保项目顺利推进,尽快促使作为资方的中联盟的投资款到位。

然而,更令人无法想象的是,虽经县镇领导多次苦口婆心的规劝,王军川非但不履行其承诺,而是强逼悦尔东方直接和县国土局对接完成土地招拍挂等手续。言下之意:"你们已经投入了近700万元了,这1300多万的土地价款你们自己想办法,反正项目落在了我上伏村。村里的股份已经写入公司,我一分钱不出就能享受了1300万元利益,看你们能拿我怎么办?!"经此一劫,悦尔东方彻底对王军川所代表的上伏村失望至极,遂于2018年12月暂停了该项目。

上伏村两委主任政绩观三:拒不履行约定给悦尔东方造成巨大损失,多次向当地政府请求协调处理至今未果

通过查阅大量的事实材料和录音录像证据,记者既为两位台湾同胞痛心又为山西省的招商引资环境痛惜不已:上伏村阳奉阴违、关门打狗企业付出巨大投资的行径,除了在当地造成极其不良的影响外,也对整个山西省的招商引资环境带来不可逆的损害。一个村两委主任就使全省的招商引资形象在台湾同胞面前蒙羞,这让三晋父老情何以堪?让整个山西的形象在广大台湾同胞面前何以自处?

图为2019年6月16日,抱着对上伏村两委主任王军川的最后一丝希望,悦尔东方三位联合创始人联名上书县政府,但时至今日依然杳无音讯

同时,记者通过深入采访还了解到,除了因土地手续不到位给悦尔东方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外,其与宏华绿业合同纠纷一案在当地两次仲裁败诉,间接损失又是近400多万元。两位台湾同胞抱着对当地法制环境充分信赖的态度,按照合同约定与宏华绿业讲述土地手续没有真正落户悦尔东方,项目转让无法正常进行,但两次仲裁晋城市仲裁委均不支持两位台湾同胞的诉求,期间悦尔东方向晋城(阳城县属于晋城市)中院进行申诉,虽然提出该案涉台等一系列客观事实,但仍旧败诉,这让两位台湾同胞对当地的司法环境无可奈何。

既然司法上说理不通,悦尔东方为了项目顺利推进两次上书县政府,针对项目因上伏村拒不履行土地入股约定而造成投资款无法到位的情况进行说明。期间,在史小林县长的大力关怀下,县政府甚至给出了"由县政府垫资完成土地手续,项目后续回补相关资金"解决方案。本以为有了新的希望,但由于上伏村仍旧不知所谓的对此置之不理,将此事一拖再拖,从而造成了于2018年12月31日彻底失去中联盟对该项目投资资格。

然而,即使这样,两位台湾同胞还是本着维护项目大局的观念,多次与中联盟协商沟通,希望资方能再给上伏村一个机会。谁曾想到?在王军川"政绩观"的再一次作用下,虽经三位创始人努力与投资方斡旋,由于其本人一而再再而三欺上瞒下,致使悦尔东方控股股东中联盟不再信任,即使给出再优惠条件都无法投资该项目了!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真的无法理解上伏村两委主任王军川的"政绩观"逻辑:花言巧语把你留下来做项目,项目开始逼你先投入大量资金没有退路,软硬兼施让你无故承担额外巨大义务,随后在项目运营中见缝插针攫取各种利益!

采访最后,记者从作为悦尔东方创始人的台胞吴国正、刘芷佑处了解到,他们真心希望在大陆有所作为,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欲哭无泪!两人愤慨地对记者说:"此事不仅事关台商利益,更事关两岸团结一家亲的大局,如果山西当地领导不能还他们一个公道,他们将会继续投诉维权下去,直至事情的妥善解决。绝不能让台湾同胞既流汗又流血!"两位台湾同胞请求国台办投诉协调局的领导在受理本案后,协调山西省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彻查此事,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责令上伏村赔偿悦尔东方的全部损失!

同时,他们也想通过记者告诉三晋同胞:我们同根同源,而这样一个造福乡里的优质项目,由于个别人利益熏心、罔顾事实、阳奉阴违而胎死腹中,给山西招商引资大环境本来逐渐好转的大好形势蒙尘!他们真心希望当地能够还那些为了项目落地的科学家、投资人、热心领导一个公道,绝不能放过其中任何一个利用项目中饱私囊、邀功讨好、损人利己的害群之马!

记者既感动于两位台湾同胞出技术又出资金支持大陆乡村产业建设,更可耻于这位村两委主任的所谓"政绩观"给台湾同胞带来巨大的心理刺痛和经济损失。记者在此代表两位台湾同胞呼吁:希望有关部门查清事实真相,还这两位台湾同胞一个公道!

(责编: admin)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长阳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教育科技网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教育科技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