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头条再被禁 游戏行业版权规范升级



  近日,重庆、广州两地知识产权法院接连对今日头条发布禁令。

  重庆自由贸易试验区人民法院因“今日头条”APP未经授权,以非直播的方式传播《王者荣耀》游戏录制视频,侵犯腾讯公司就《王者荣耀》游戏享有的著作权,作出行为保全禁令。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侵权的游戏直播行为做出行为保全裁定,要求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立即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英雄联盟》游戏内容。

  

 

  游戏版权规范问题再一次成为成为了行业焦点:在今年1月份,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已对西瓜视频下达了保全禁令,要求西瓜视频立即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王者荣耀》游戏内容。

  从“禁止直播”到“禁止录播”,国内游戏版权规范,伴随着这半年之内的三道禁令,逐渐走向正轨。

  游戏行业的“阿喀琉斯之踵”

  游戏著作权一直以来是制约国内游戏行业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

  根据CNG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144.4亿元,同比增长5.3%,占全球市场比例约为23.6%,中国已经成为毋庸置疑的游戏大国。然而,在国内外的游戏市场,尤其是移动游戏市场,盗版侵权问题尤为严重。

  盛大游戏副总裁陈玉林曾公开盛大游戏关于热血传奇的维权成果:在2017年2月到2018年4月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盛大游戏共发现3995款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的游戏,经盛大游戏的集中打击后,已经有933款游戏被下架。

  游戏著作权到底应不应该得到保护?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崔国斌给予了肯定的答案,他认为:“游戏画面(比赛画面)呈现了源自游戏开发者的游戏素材,以及游戏程序对这些素材进行组合的结果,几乎肯定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从《著作权法》上来说,游戏作品中受保护的内容有:一方面是已经被游戏作品固定的内容,包括计算机程序的游戏引擎、游戏的资源库、各种各样的图片、游戏提供的文档等;另一方面是游戏运行过程中临时呈现的内容,这是通过游戏引擎组合起来的,包括游戏过程的画面、游戏过程呈现的规则、情节、程序等。

  因此,无论是直播视频内容,还是录播视频内容,均属于“游戏运行过程中临时呈现的内容”。今日头条在游戏直播禁令颁布之后,选择录播的形式,本质上仍然是对游戏著作权的侵犯。通过三道禁令也能看出国家法律体系对于保护游戏产品著作权的坚定态度和立场。

  

 

  短视频行业发展需尊重知识产权

  通信技术的发展,推动了国内短视频行业规模化成长。据统计,2018年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3.53亿人,预计2019年这一规模将达近5亿人。

  野蛮快速生长的背后,短视频行业却“乱象丛生”,其中最为明显的问题就在于版权意识的薄弱。

  中国网络视听服务协会知识产权顾问何薇便提到:“短视频行业目前的发展困境与我国网络音乐版权市场前几年的发展困境非常类似”。

  比如,1999年至2013年间,我国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但华语乐坛却是一副衰败的景象。国际唱片业更是将中国市场视为“音乐黑洞”,广大中国网民的音乐版权意识也极为淡薄,“免费听歌”成为了大多数网民的“理所应当”。

  短视频行业所暴露的问题如出一辙:由于短视频制作简便成本低廉、日均新创数量庞大、用户数量近于海量、传播速度不断提速、相关规定却比较滞后,行业监管又相对缺失。因此,使得行业中的侵权行为层出不穷,日益泛滥。

  2018年7月,国家网信办便针对网络短视频格调低下、价值导向偏离和低俗恶搞、盗版侵权、“标题党”突出等问题,开展了集中整治:哔哩哔哩、秒拍、56视频等被约谈,内涵福利社等被下架。

  如何遏制侵权现象丛生的问题?何薇称:“行业反思后重新洗牌,形成自我约束规则,最终实现多方共赢,从而进入良性有序的发展轨道。”就在此次头条录播王者荣耀游戏视频被禁前,网易也就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起诉今日头条。以腾讯、网易为代表的国内游戏厂商的集体维权,或将推动短视频行业进行自我反思与调整。

  游戏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游戏及由游戏衍生而出的相关内容成为了整个行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这些内容的版权保护逐渐“觉醒”。无论是对于游戏行业,还是短视频平台,优质内容对行业繁荣有着决定性的作用,知识产权对内容生产者的保护则是孕育优质内容的土壤。产业要健康发展,中国互联网要告别野蛮生长进入全新的

  腾讯坚持维权,除了打击出于商业获利目的恶意侵权的平台方,维护版权秩序和正当的行业竞争秩序外,从短视频平台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三道禁令无异于一笔早该交的“版权学费”。

  无视版权的野蛮生长

  游戏行业的集体维权,只是互联网野蛮生长的冰山一角。以短视频为代表的大量版权侵权行为,近年来几乎成为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众矢之的”。

  2014年,搜狐宣布对今日头条侵犯著作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提起诉讼,时任搜狐总编辑吴晨光称,“今日头条”未经许可复制、篡改搜狐享有著作权的版权内容,严重侵犯了搜狐的著作权。

  同年6月,今日头条APP因涉嫌擅自发布《广州日报》的作品,被拥有《广州日报》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广州市交互式信息网络提起著作权之诉。

  2015年,现代快报报道了由记者原创的《叶落归根,9旬老太恢复中国国籍》等4篇新闻。在没有获得现代快报授权的情况下,今日头条就予以了转载。同年9月,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即“现代快报公司”)以侵权为由把今日头条所属的字节跳动公司起诉至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今日头条被判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及相关合理费用1.01万元。

  2018年9月,今日头条被视频门户爱奇艺起诉并索赔3000万,诉因是未经许可擅自以短视频方式在其手机端应用程序上传播爱奇艺独播网剧《延禧攻略》。

  2019年3月,网易也以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起诉抖音。

  2019年4月,百度起诉今日头条。百度称,今日头条大量窃取百度“TOP1” 搜索产品结果,涉嫌不正当竞争。要求法院判决字节跳动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过去这二十多年,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一段野蛮生长的“青春期”:互联网公司充分利用法律滞后、监管宽松的空窗期,高歌猛进,尽情收割大发展的红利。而随着互联网步入“成年期”,要求的标准自然更加严苛。

  相关法律的完善,强监管措施的逐步出台,让版权侵权行为不再有生存空间: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无视版权的野蛮生长也终将成为“过去时”。

  一些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上一篇:奋发图强、科技兴邦——来自百融云创的清华学长寄语高考考生
下一篇:习近平思想研修班暨方建文组织理论第十一届弟子结业拜师活动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